第三百零五章小郑太医(1 / 2)

太医院里有大小郑,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前太医院院判郑弃是他叔父,郑家因她而倾覆,郑家和她可谓不共戴天之仇,此时小郑太医来此,只怕来者不善。

小郑太医不复当初温润模样,胡须渣子满脸,双眼通红,除去了官服的他显得几分沧桑。松垮的太监服在他身上显得格格不入。

他径直朝前走来,陆离暗暗发力,若是他有伤害孩子的意图,她立马打的他爹妈都不认得。

“阿温,阿温。”

小郑太医直奔贤妃而去,托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摩挲。“我来迟了,我来迟了。阿温你好狠的心啊。”

陆离和老王对视,相互摇头,闹不明白怎么回事。

陆离待在承恩宫的时间不短也不长,突然才发现自己对柳贤妃一点都不了解。说是近身伺候,也没多交心,现在才后悔起来,若是当初多对柳贤妃上点心,保不准就能闹明白,跪在眼前的小郑太医是怎么回事了。

“你怎么舍得抛弃我们,你怎么舍得啊。”

老王上前,一把揪住小郑太医的衣襟,将他扯离柳贤妃。这是皇宫,人多眼杂,一个宫妃最忌讳的就是与人有染。

“求求你,求求你,让我再看一眼她,求求你。”

小郑太医原本是老王的上司,太医院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贵,何曾这般低声下气过。

“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你都给我老实点。”老王咬牙,警告道。

新皇子刚落地,贤妃薨逝,多少明里暗里的人马朝这边赶。

既然她有计划的赴死,留在身边的都是自己人,他可要不用担心,外面的人不得不防。

她们能放他进来,足以说明柳贤妃和他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但不是现在。

“你若是不想给她惹麻烦,你就安分点。”

小郑太医,含着泪点头,“你能让我看一眼孩子吗?”

陆离思附再三,觉得不会有问题,试探性的将孩子给他看。

他想抱又不敢抱,拳拳爱意都涌现在眼里。孩子因为出生时间早,整个邹巴巴的一团。

他的脸贴近孩子的脸颊,孩子因为不舒服发出哼唧声。

“真好,像她。你也跟她一样恨我吗。”

“小郑太医,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想必你此时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陆离念着旧情道,当日整个太医院都无人敢来,就他一人前来就诊。

一人?陆离眼底有精光闪过,她明白了。

“来日方长。”陆离提醒道,外殿有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响起。

“对。还有来日吗?”他囔囔自语,看向安静的柳贤妃,眼底一行清泪划过。“你们是她的家人,我信你们。今晚子时,我在东城五里坡等你们。”

说罢在柳贤妃的额头轻轻一吻,闪身进入后边的帷幔,消失不见。

……

太后和皇后的仪驾停在承恩宫殿外,此时她们已然知道柳贤妃逝去的消息。

“柳贤妃贤良淑德,诞嗣有功,追封皇贵妃,赐懿号,端。”

“还是母后考虑周到。”

皇后恭维道,她就是再心胸狭窄,也不会跟一个死人争风吃醋。

太后一眼洞察她的心思,想将这孩子养在膝下,也不看她同意不同意。两人心照不宣的和气着,暗地里都动着小九九。

皇后接过小皇子,怜惜道,“孩子啊,你有个伟大的母亲,她为你丢了性命,你可要好生记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