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莫名的召唤(1 / 1)

几日后,一片火红之中躺着一个衣衫褴褛且血迹斑斑的小女孩,此时,在她英气的脸上,睫毛微颤,昭示着人儿在渐渐转醒,很快的,她睁开了迷蒙的双眼,向四周望去,只见她被木棉树团团的围在中间,枝头上红红的木棉花如血一般开的正鲜艳,一棵棵苍劲挺拔,直直伸向天空,仿佛像一位爱国将士浑身布满鲜血,却仍不向敌人屈服般傲然屹立在天边,莫名的给人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她新奇的这儿走走那儿看看,她此生从未见过如此美的地方,禁不住深深地沉醉其中:这里处处透着大自然的气息,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走出木棉林,入眼的便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绿意,各种颜色的小花随意点缀在其间,仿佛仙女遗失到凡间的锦帕,不远处是一处瀑布,清澈见底的水流分成无数细小的分支流向整片大地,滋样着各类动植物的不停地繁衍生息…..

原来这就是人间仙境啊,了尘在心里赞叹不已,此情此景如此的真实,甚至她能实实在在的触摸到它们,所以这一切绝不会是梦,她怎么会来这里?遂又回到木棉林中,有人把她带来就应该会有痕迹,她细细地在林中寻找着,猛地一抬头看到前方有处堆起,她走上前轻轻地将上面的木棉花拂了下去,原来是一副陈年书案,上面笔墨纸砚样样俱全,难道有人在这里居住?

她四下都找遍了·,连个人影都没有,索性坐在书案旁边,磨了磨墨,居然还能用,心喜之余,她别扭的抓起起毛笔在上面写了几个字,那字体就像几条蜈蚣狰狞的趴在纸上。“呵~”她忍不住轻笑,原来她的字竟差劲到如此地步,实在羞于见人,随即她又画几只小动物在纸上,嗯,这回像那么回事儿了,画着画着,不知不觉中竟睡着了。

此时,从毛笔中渐渐浮出来一缕轻飘飘的似烟又似雾的东西正缓缓往了尘的心头飘去,随即就消失不见了。片刻后,了尘醒了过来,不,确切的说是凌子陌,他看了看眼前的书案,又看了看周围的景物竟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仿佛他曾在这里居住许久,可他从未来过此地啊,对于这种莫名其妙的熟悉感他是欣喜的,也是惊奇的,最近这段时间,在他的身上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使他不得不信这或许又和他有着某种紧密的联系。

他低下头,拿起其中的一张纸看了看,上面赫然趴着两个歪歪扭扭,各种笔画横七竖八的穿插在一起的东西,要不是他知道了尘的真名,他都看不出来这写的是什么。“呵,小姑娘该练字了”他笑笑,遂提起笔,一笔一划地在纸上写了羽晗两个大字,那笔锋刚劲有力,一撇一勾都带着大气磅礴的气势,恍若天成。

随后,他放下笔,走出了木棉林,他隐隐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召唤他,且愈来愈烈,最不可思议的是他越往外走越觉得自己的内心在被什么东西慢慢填满,这过程中还伴随着浓烈的喜悦感,仿佛一个常年流失在外的孩子重新找到了回家的路般,这总感觉是他从未体会过的,就连回到揽月山庄亦或是药王谷都没有这般有着强烈的归属感。

他渐渐地走远,接近瀑布,只见湍急水流从断崖顶端凌空飞流而下,那洁白的水流,撞在悬崖之上,化作无数晶莹透明的水珠和缕缕白雾,在阳光的折射下,映出绚丽夺目的光彩,形成斑斓迷人的道道彩虹,然后奔向谷底,形成一个深不见底潭,潭中顿时水花四溅,许久才归于短暂的平静,看着幽深潭面波光粼粼,此时内心中的召唤更为强烈,让他忍不住跳下去一探究竟。

正当他陷入迷乱之际,脑中突然浮现出一个人的笑颜,将他及时的拉回了理智,不对,他此时在干什么?他急急后退,极力忽略掉那个神秘的召唤,疾步赶往木棉林,只有在那片树林中,他才不至于丧失了理智。他怎么能害了尘,那个深潭如此诡异,此后还是不要接近的好,得想办法和她取得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