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两难(1 / 2)

桑藜我是一定要去找的,但是你们当中谁我也不会放弃。

这就是少年李赫非常简单也非常直接的念头,带着这个念头,他放弃了有吃有喝,还能洗热水澡的学校,带上断了一条腿的高洋和3个小姐姐,踏上了一条未知的道路。

不是想会不会太冲动,不去想有没有意义,更不去想到底值不值得,只有成年人才会那么患得患失,对于李赫来说,这些都不存在。

广播里那个声音,听起来是个和李赫差不多年龄的男孩,那声音有些柔弱,李赫甚至能想象,话筒后面的那张脸,一定非常的白皙。他的语速不慌不忙,音调不高不低,既有一种从容不迫,又有一丝对于外界回应的渴望。

李赫要是能回话,他现在想说的就是,小样儿,别怕,哥来救你来了!

从武校出来以后,高洋开着车一路向东、向北,先是穿过了一片郊区小镇,又走了一段绕城高速,最后在绕城高速被堵死了的情况下,撞开了路边的护栏,冲下一段斜坡,又进入了一段郊区公路。

穿过小镇的时候,那里有很多丧尸。应该说这是一个很久以前的小镇,后来已经跟城市融为了一体,虽然是在郊区,但它背靠着一个超级大都市,人口又怎么会少?人不少,丧尸自然也就不会少。不过幸运的是灾难爆发的时候,这个小镇也许还没有醒来,绝大多数的车辆都还规规矩矩的停放在停车位上,穿过小镇的公路非常宽敞,高洋一脚油门踩到底,没等那些丧尸反应过来,就已经呼啸而过了。

上了绕城高速以后,最开始很好走,但渐渐的绕城高速上被抛弃的、毁坏的车辆渐渐多起来。也不管是进出哪边的车道了,路中间的隔离护栏随处都有被撞开的痕迹,那些车辆也分不清是顺向还是逆向,好在没有上桥,高洋时而插进逆向的来路,时而跨出路基,这样走了一段之后终究看到路被堵死了,只能冒险冲下路边的斜坡,在野地里行驶一段,最后驶入了另一段郊区公路。

这整个过程,大概有3个小时,中途偶尔减速,但从来就没有停过。

没有遇到过别的幸存者,他们的视野里,除了丧尸,就是被抛弃在路上的汽车,偌大的城市近在眼前,但是他们始终只是与它擦肩而过。

从灼热的盛夏阳光,驶入了一片迷蒙的细雨里,看地图,那个狮子山景区离他们也不过就是几公里远了。前面是山,要想到狮子山去,得穿过一个隧道。

高洋在隧道前停了下来。

四下里静悄悄的,没有人,也没有丧尸,只有雨淅淅沥沥地打在车顶上。

李赫倒是睡了一觉,这时睁开眼,扭头看向高洋,问:“洋哥,怎么了?”

高洋熄了火,让世界变得更安静一些,在这样的地形地貌中开车,既是技术活,又是体力活,持续不断的紧张,还特别消耗他的精神力,如果再不休息,他觉得自己的手和脚都要抽筋了。汽车熄了火,高洋放松了一下自己的双臂,又活动了一下右腿,其实他的左腿也没有痊愈,这会也还痛得慌,但是他不想让李赫看出来,只是淡淡一笑,伸手在驾驶座旁边的储物箱里找到了李杰留下的一包烟,给自己点了一支,说:“有点累了,歇几分钟。”

坐在高洋后面的李新柔说:“高洋哥,要不,我来开吧,我其实也有驾照的。”

高洋微微摇了摇头,他没有说出来,不过,现在这样的状况,并不是有驾照就能开车的。相对来说,技术只占很小的一部分,心理素质才是最关键的。就比如眼前这个隧道,黑乎乎的一眼看不到头,还没有进去就有一股强烈的压抑感,进去了,会遇到什么?是顺利的一路穿过去,还是会被堵住原地掉头?当他们被卡在中间的时候,后面会不会又丧尸追上来?

不管怎么样,歇一口气也好,几个小时坐在车里没动,每个人都觉得手脚僵硬了许多。

李赫拉开了车门,一股带着雨水气味的冷风就灌了进来。

“李小赫,”李新柔紧张地看了一眼周围,问:“你要干嘛?”

李赫嘿嘿一笑,说:“放水,很快就回来。”